小孩子不可以口人

肥宅快乐生 快乐吸康 快乐杰佣 快乐欺诈
赚钱养狗

用了最简约的画风摸鱼 都是草稿
我流红鹗是个被皮皮狼压榨的大红鸡
有♀红鹗杰和♀狼佣兵
沙雕草稿又丑又好笑 不能一个人笑

我窍???更新了驱动在sai里有压感了medibang变成滑雪车,你们两个合伙相声吗,嬷嬷扎

这几天
作为三线画脚
用手画出脚一样的效果

家里的狗子出了点事
为了筹钱给它治病约了很多稿
可能有一小阵子都要忙画稿的事
感觉自己一事无成但是遇到很多好心人
真的太感谢了 在经历了最失望的一夜后迎来了希望的白昼

『欺诈组』星际漫游

我激情社保转载神仙辉老师

Pluto_为了冬菇产粮产到天荒地老:

*我屯不住东西,还是更新了


*罗生老师的点梗 @小孩子不可以口人


*星际旅人瑟维 x 宇宙窃贼克利切


*和妄想有点出入,食用愉快









星际漫游









  虽然听起来很像梦、但他不是。






  宇宙窃贼—!如何?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帅气吧,但克利切的确在做着这一行。他开着那艘不算太大不算太小的飞行船,思考如何从给孩子们吃食的费用里节省下来一部分留给未来买个更大的船。



  他的船里收容着孩子,准确来说是各个星球不同物种的孩子,多少是残缺了身体的一部分,被人抛弃,被克利切带走。



  而克利切的任务就是照顾这些孩子,他把飞行船取名为『白沙』,也给没有名字的孩子们取了名字。他靠去不同星球盗窃值钱的东西而活,被很多地方通缉,却依然逍遥在宇宙的海洋里面。




  他可不能被抓走,这样孩子们怎么办。




  瑟维—噢、我们来介绍一下他。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宇宙里的传奇人物,他靠为富人们表演魔法而活,自学成才(对外宣称)之后学成了人体消失的魔法。



  人体消失,听起来不太可能。但对他来说,他的确做到了。人们把他称为奇迹,也有不少人试图买下他的方法。




  『噢、我的好先生。魔术如果暴露了方法就不是魔术了。』




  瑟维的神情始终笑眯眯的,他如此说到。瑟维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厌恶,但他没有办法,这是周而复始的机械生活,他想,或许他就是个机械吧。






  他们相遇在地球。






  瑟维是来这里演出的,克利切不一样,克利切想常驻在这里,这里环境不错,人类也和他们长得很像,唯一可惜的是他们并不友善,克利切在一次偷盗中被抓住拉去了小巷里狠狠揍了一顿。




  『我们要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下等人。』




  克利切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思维在疼痛中混沌,思考在“下等人”和“代价”两个词语里面徘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左眼被挖了走。这下是不可磨灭的疼痛彻底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或许这就是报应,他“慈善”的代价。



  这个巷子里的角落本就布满斑驳血迹,想必这些人是施暴的惯犯了。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格外清脆,耳边施暴者的嘈杂却是终于停了。




  『什么..消失了?怪、怪物!怪物——!!』




  落荒而逃的声音。




  克利切咽下去一口血唾沫,那种腥甜与黏腻弄得他几日只靠一块干面包维持的身体越发饥饿,绞痛。空洞的眼眶依然有血液不知满足的流出,沾满了他半边的脸颊,但他不得动弹。他想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从模糊视线中望及的阴影里得知,那个皮鞋声音的主人还没有走。




  『亲爱的—噢..真可怜,你没事吧?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好,需要我的帮助吗。』




  克利切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瑟维还没分辨出克利切说了什么,克利切就已经昏过去了。









  睁开眼睛是熟悉的场景。




  若不是左眼的空洞感与疼痛他近乎要以为这是一场梦了,半边的光明,随着克利切醒来起床而推开的梦,他的未来照进来,驱散了半边光明外的半边黑暗。



  打开门的正是救下克利切的那位魔术师。




  『打扰了,先生。我是瑟维,瑟维·勒··罗伊,一个魔术师。』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这里是克利切的飞行船,他皱起来眉,眼神警惕,像是一只护着崽子的野兽,发出嘶嘶的低吼声以此吓走敌人。但瑟维自认为他自己是个有耐心的驯兽师。




  『这个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你只要放心,我没有伤害孩子们,还在你昏厥的时候为他们解决了午餐的问题。』




  虽然是将信将疑的态度,克利切始终保持着警惕,但事实的确如此,瑟维把孩子们照顾的很好,看到克利切醒过来之后嘴里叽叽喳喳的向克利切汇报情况,说着那个魔术师叔叔有多厉害,和询问克利切怎么样了。




  『好姑娘,我没事。』




  克利切笑起来,这些小孩子们是支撑他的希望,他用手轻轻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顶,原本神情担忧的孩子一瞬间就放松了下来,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瑟维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找到了留下的意义。



  之后瑟维又在克利切这里停留了很久,有时是住在克利切的房间里,有时是在外面过夜,白天他会变魔术来吸引人群,克利切便混入其中小赚一把,这样无言的搭档他们维持了很久。



  中途瑟维还给克利切换上了一个假眼,孩子们说那只眼睛很好看,如果说以前克利切的眼睛是清澈的天空,那么现在就是天空上多了璀璨的太阳。




  我的太阳。




  瑟维轻轻揉了揉克利切的脑袋,看他因为换上假眼后不适的表情和困惑的接受,口型无声比出来这么一句话。




  你是我的。








点我上车








  在那之后瑟维和克利切又同居了一段时间,他们的接触增加到了亲吻,或者是突然的拥抱,两人都不会太在意,心理的距离却徘徊在那边,谁都没有确立过关系。



  直到有天晚上瑟维交给克利切一个信封,里面的意思大概就是瑟维又要重新开始宇宙里的巡回演出了,克利切的眼神暗了暗,把信重新叠好,他想,瑟维要走了。




  『演出可以赚到很多钱。』




  『嗯。』




  『足够买一个更大的飞船了,可以有孩子们的房间,收容更多的孩子,也可以有我们两个的房间,或者是更大的浴室。』




  『嗯。』




  『所以,克利切。』




  瑟维的手指探过去,握住了克利切的手,克利切的掌心里都是冷汗,瑟维笑了笑,轻轻捏捏他的手掌。




  『我们一起走吧。』

silver真的很好看 我就喜欢他这个类型的叔叔
flock是大辉配的 衣服配色真的好十杰出久啊w
今年的哆啦大电影真的真的很好看 比预期中要好太多了
偷偷咪咪说 我有点吃子父
混更一张签绘 没了
今天也有在努力画画

想了想还是搞了个提问箱
可以用来点图
最近低迷,要爱上不努力的感觉了(闭嘴吧你

https://peing.net/zh-TW/blackwave_1869?event=0

qj他的是杰克
具体的背景故事我会好好捏造(。)
放出一小段
梗是『割掉性腺后身体记忆带来的战栗快感』
写不写得完随缘

暴躁摸鱼 我真的 菜
是性转医生和
动手割了自己omega性腺的佣兵